您当前的位置 :环球传媒网>健康 > 正文
阿斯利康与医保谈判 罕见病药或仅有两款谈判成功
2020-12-21 15:28:33 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

尽管医保谈判在12月16日已结束,但药品入围名单却迟迟未官宣。

本轮医保谈判,有近200个药品参与谈判,涉及癌症、糖尿病、乙肝、罕见病等重大疾病领域。其中,在2019年经历医保局“灵魂砍价”的糖尿病用药以及参与数量明显多于往年的罕见病用药备受界内关注。

与往年谈判结果“满天飞”的情景不同,今年医保谈判,医保局和参与谈判企业都恪守保密规则,截至时代财经发稿,未有具体谈判产品价格信息披露。

12月17日时代财经致电多个参与糖尿病药物医保谈判的企业,获悉上海仁会生物的贝那鲁肽、阿斯利康的艾塞那肽和达格列净、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的度拉糖肽等多款糖尿病药物成功入围,但对于具体入围价格,相关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暂不公布,“相关消息将在数日后公开”。

此外,据医药平台GBIHealth报道,此次参与医保谈判的渤健治疗SMA(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罗氏治疗A型血友病的艾美赛珠单抗、赛诺菲治疗庞贝病的阿糖苷酶α、治疗法布雷病的注射用阿加糖酶β等18款罕见病药物中,有2个药物谈判成功。但对于具体入围产品,业内仍在猜测中。

不过,此前热议的“70万元一针”的诺西那生纳已确定无缘医保。

资深医药研发人士曹博12月1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解决罕见病药物可及性问题并不能完全依赖于医保,仍需要寻找到多元支付方式,比如利用慈善、商业保险、基金会等。

糖尿病药品降幅“温和”

糖尿病用药在第五轮医保谈判中率先“出战”。

根据E药经理人报道,糖尿病用药集中在12月14日首日谈判中,参赛选手不乏“明星”药企的重磅新品,包括辉瑞/默沙东的艾托格列净、勃林格殷格翰/礼来合作研发的利格列汀二甲双胍片、默沙东的西格列汀二甲双胍片、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制药的度拉糖肽以及国内企业上海仁会生物的贝那鲁肽和豪森药业聚已二醇洛塞那肽等。

其中,辉瑞/默沙东共同研发的艾托格列净可谓“新鲜出炉”。据了解,艾托格列净于2017年12月获得FDA批准,今年7月才获得中国国家药监局上市批准,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诺和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进入中国市场仅一年有余。

不过,相比于往年超50%的价格降幅,今年糖尿病药品的谈判显得“温和”不少。根据E药经理人报道,包括糖尿病药品在内首日谈判的药品价格降幅在30%~40%。

而在2019年医保谈判中,阿卡波糖咀嚼片、艾塞那肽注射液、达格列净片、恩格列净片、卡格列净片、利司那肽注射液6款糖尿病药品成功入围,药品平均降幅达65%左右。其中,阿斯利康的达格列净10mg规格以当年全球最低价4.36/片成交,降幅高达73%。

曹博对时代财经表示,医保谈判药品降幅要看竞品情况,此次参与的糖尿病类药品大多为独家产品或上市新品,在竞争企业较少的情况下产品价格降幅大概率不会超过50%。

时代财经了解到,与去年谈判规则一样,独家品种以比价磋商的方式进行谈判。国家医保局先确定医保支付预期价,由企业两次报价,价格差落在15%以内就能谈判成功。

时代财经通过采访了解到,上海仁会生物的贝那鲁肽、阿斯利康的艾塞那肽和达格列净、诺德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礼来的度拉糖肽等多款糖尿病药物都成功进入医保。

曹博分析指出,在历经多次降价之后继续大幅度下调的可能性也很小。

目前医保对糖尿病用药的门诊报销水平提高到了50%以上,糖尿病药品降价已在各地悄然推进。

2020年3月,黑龙江省医保局宣布,已通过药品招采制制度改革,促进部分糖尿病用药降价,最高降幅达到73%。其中,诺和诺德德谷胰岛素注射液(3ml:300单位(笔芯))单支价格从215.76元降到181.54元,降幅约16%。此外,武汉市目前也在推进包括糖尿病用药在内的降价政策。

高值罕见病药物无缘谈判

从申报名单看,今年罕见病药品数量明显多于往年,除了“天价”药诺西那生纳,罗氏治疗A型血友病的艾美赛珠单抗、赛诺菲治疗庞贝病的阿糖苷酶α、治疗法布雷病的注射用阿加糖酶β等13种罕见病的18款药物,后两者的成人年治疗费用均在200万元以上。

不过,这18款参与医保谈判的罕见病药物中,又有多少高值罕见病药物能够成功进入医保谈判,目前仍未可知。

与此同时,相比2019年9款罕见病药物入围,今年似乎少了许多。据医药平台GBIHealth报道,18种参与谈判的罕见病药物中仅2个药物谈判成功,但入围品种名称尚未公布。

今年夏天,治疗SMA(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天价”特效药诺西那生纳注射液引发舆论关注,随后医保局宣布动态调整目录,这也被业内视为对创新药、孤儿药的利好。呼声高涨之下,“70万元一针”的诺西那生纳能否进入医保,成为了本轮医保的一大看点。

不过,据“八点健闻”报道,一位接近医保局的专家表示,每年自费超过30万的罕见病治疗药物可能没有资格进入谈判。“天价药”诺西那生纳生产企业渤健公司14日也并未出现在谈判现场。

这一结果早有预兆。前不久,医保局在答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中表示,通过严格的专家评审,逐步将疗效确切、医保基金能够承担的罕见病药物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部分价格特别昂贵的特殊罕见病用药,由于远超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无法被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医药政策研究人士12月17日对时代财经,解决罕见病药物可及性问题,一方面要让企业降低成本、追求合理的利润,另一方面也要建设合理的报销体系。

在曹博看来,高值罕见病用药进国家医保目录有难度,但在地方医保层面,还是有很大空间。

近年来,山东、湖南等多省先后建立了有关罕见病的报销制度。今年12月,山东省医保局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我省大病保险制度的通知》。提高原有4个特殊疗效药品,以及通过谈判纳入大病保险支付范围的戈谢病、庞贝氏病和法布雷病等三种罕见病特殊疗效药品的报销水平。其中,对纳入支付范围的戈谢病、庞贝氏病和法布雷病等三种罕见病特殊疗效药品,起付标准为2万元,2万元至40万元以下的部分报销 80%,40万元(含)以上的部分报销85%,最高支付限额90万元。

2020年3月,湖南省医疗保障局发出《关于将部分药品纳入我省医疗保险特殊药品使用管理范围的通知》。将治疗戈谢病和庞贝病的药物纳入湖南省医保特药管理,在特定的特药药店和医疗机构门诊按规定使用,按70%的比例报销,在医保年度支付限额内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

上述医药政策研究人士还认为,除国家及各地医保的作用外,商业保险也是解决高值罕见病药物报销体系的是一种路径。例如政府与具有支持保险业金融机构的合作,把特定疾病治疗费用纳入保险保障范围,涵盖多个诊疗和护理项目,提供理赔直付服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环球传媒网"或电头为"环球传媒网"的稿件,均为环球传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环球传媒网",并保留"环球传媒网"的电头。